Home latest by_year by_month special_issues minghui.org
   

4.25万人上访导火线 天津事件亲历者见证

1999年4月,何祚庥在天津一杂志上发表文章,再次诬陷法轮功。天津部分法轮功学员前往教育学院反映实情。
文: 新西兰法轮功学员  

1999年4月25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上访,要求当局释放此前在天津被暴力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同时要求当局允许法轮功书籍合法出版,并给予法轮功修炼者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此次上访事件震惊中外,被国际社会称为“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上访”,成为法轮功学员以和平方式争取信仰自由的历史丰碑,永载史册。

引发“四二五”万人上访的缘起,是天津公安在天津教育学院暴力抓捕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作为天津教育学院事情的亲历者,回忆起当年发生的点点滴滴,一切都恍如昨日,我亲眼见证了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以及邪党蓄意迫害好人的卑劣。

科痞撰文诽谤法轮功

1999年4月11日,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创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以捏造事实、诬蔑、诽谤的伎俩,指名攻击法轮功,丑化法轮功修炼者的形像,诬蔑法轮功创始人。

为了澄清事实真相,4月18日至24日,天津及周边地区的一些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向该杂志编辑部人员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的经历,希望编辑部对此文章做出更正,消除其恶劣影响。

4月21日至23日,连续三天我都去了教育学院。当时,我修炼法轮功才短短一年,但身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从一个患有心脏病、肝硬化的重病患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从一个斤斤计较、患得患失之人,变成一个豁达开朗、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

起初教育学院接待人员听到法轮功学员的反映,才知道了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并非何祚庥污蔑的那样。对于法轮功学员的真诚善良,他们很感动,并承诺尽快更正,挽回影响。

但是4月23日,情况突然变了。有便衣私下悄悄说:上面下来命令了,不允许更正。

殊胜的震撼人心的一幕

4月23日下午,教育学院校方用高音喇叭喊话,要求我们离场,否则后果自负。

我正在静心学法时,就听有人说:“快看那法轮!”我抬起了头,看到天空中的太阳就是一个大法轮,不时的正转反转着,中间的大万字符看得清清楚楚,再低下头发现空气中、地上、墙上、学员的身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法轮。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身边的同修们都竭力压抑着兴奋的心情,没有欢声雷动,只是默默地双手合十,这个场面持续了近半个小时。

现场所有的人们包括警察都被这殊胜的景象震撼了。有些警察窃窃私语:了不得啦!这都是真的!还有的人手指着,嘴里不停地喊着:快看!红的!绿的!蓝的!

警察暴打老人妇女儿童

4月23日晚6时左右,夜幕下的天津教育学院,一时黑云压顶。在时任天津政法委书记的宋平顺坐车离开后,大批的防暴警察气势汹汹冲进来。他们挥舞着警棍喊话,要求学员自动离场,否则以“扰乱公共秩序罪”予以拘捕。在场的法轮功学员稳稳的坐在原处不为所动。

不知是谁开的头,我身边的同修们开始背诵《法轮大法-精進要旨》。开始十几人、几十人、几百人,最后全场上千人一个声音,从“论语”、“博大”、“真修”一路背下去,伟大的佛法撼天动地响彻寰宇。

警察们冲上来挥动警棍强行驱赶学员,稍不顺从就拳打脚踢大打出手,无论年幼年长,无论妇女儿童。面对这样的强权暴力,大法弟子真正做到了大善大忍,在被推搡甚至暴打中还是向他们讲真相劝善。

一位六十多岁头发斑白的老太太被警察们凶狠地推搡、揪打着,她还在耐心讲真相:“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们这些好人,要不是炼了法轮功我早就死了,我有冠心病,是大法救了我……”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微弱,一会儿就昏倒了。

一警察抓着一位女士的头发,用脚踹她的腿,连拉带拽地将她抛上大轿车。一警察用喇叭狠打一个女学员的胸部,该学员疼痛难忍倒在了地上。有的警察将学员打倒在地,用脚用力地踩踏。这时的警察们已经打红了眼,连骂带打,不断地把打倒后的人拖进大轿车。

看到一个警察把一个女孩打哭了,一位年轻男学员走过来对警察说:“你不应该打孩子,她那么小。”话音未落,该警察拽着小伙子的头发就往墙角上撞,顿时小伙子的头血流如注,警察把他也拽进了大轿车。

后来得知共有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央视在报导天津教育学院事件时,天津市公安局长居然撒谎,说天津警察没打人没抓人。

天津当局“建议”去北京

从教育学院被赶出来后,我们一部份同修又到天津市政府前静坐,要求释放被非法抓捕的同修,要求合法的修炼环境。那时已经到了午夜时分。

天津市政府的人告诉法轮功学员,公安部介入了此事,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被逮捕的法轮功学员不会得到释放。他们还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2005年6月8日,前天津“六一零”官员郝凤军在澳洲接受专访时,也证实了这一点。郝凤军说:“教育学院就坐落在和平区,在我们分局管辖范围之内……市政府出面接待了他们,说你们法轮功的事天津市管不了,要找你们就找北京去。”

北京四二五万人和平上访

1999年4月25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位于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上访,表达他们三点诉求:释放被非法抓捕的天津法轮功学员,允许法轮功书籍合法出版及合法的炼功环境。

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重申了国家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并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

天津法轮功学员获释后,随即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们静静离去,整个过程平静祥和,秩序井然。法轮功学员离开后地上无一片纸屑,连警察扔的烟头都被清扫干净。

天津教育学院事件是中共暗中策划的一个阴谋,其目的就是为迫害制造借口。面对中共的邪恶,法轮功学员自始至终实践“真、善、忍”的原则,用和平理性、真诚善良的方式坚持合法炼功、信仰自由的基本权利。从天津教育学院到北京中南海,处处展现出了大法修炼者的风采。

前上海首富周正毅自爆监狱特殊待遇

周正毅替江泽民的儿子圈钱圈地。以周正毅名义骗下的上海“东八块”土地,有两块归江泽民的两儿子江绵恒、江绵康。
文: 陈磊  

最近,前上海首富周正毅将监狱管理推上风口浪尖。去年出狱的上海前首富周正毅,4月18日在上海外滩五星级酒店举办六十岁生日宴会,上海东方卫视六名主持人集体前去捧场,阵容强大,惊动官场。东方卫视连夜调查向上级说明,据悉涉事主持人出镜受到影响。

替江泽民儿子圈地圈钱

周正毅这位曾经的上海首富与江泽民家族有密切利益关系。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曾对大纪元透露,他看过可靠的举报材料,以周正毅名义骗下的上海静安区“东八块”土地,其中江绵恒以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名义取得一块,江泽民的次子江绵康以上海市政府建设委员会名义占有一块。

郑恩宠表示,周正毅其实是江绵恒、江绵康的借钱工具,两者关系是非常紧密勾结的犯罪集团。江家帮透过周正毅到香港圈钱,到各地银行借钱,然后分给江家帮。

周正毅因为犯罪两次入狱,也曾被香港廉政公署两度通缉。2003年周正毅被判三年,2006年出狱后再度卷入上海社保案,当年的上海市长陈良宇也因此落马,后被判刑十八年;周正毅因数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六年,2020年获释。

陈良宇弟弟探视周正毅

周正毅在监狱中享受特殊待遇,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据悉,周正毅最近在生日会上说,自己在狱中每个月能收到四、五十封信,经常有朋友去看他,这番话引起热议。网友称,果真如此话,上海监狱长得惊出一身冷汗,按照规定只有亲属能探视,为何能有那么多朋友去看他?上海的监狱为什么看不住他?

事实上,周正毅在监狱的特殊照顾已经不是秘密。据媒体报导,2005年6月26日,周正毅由上海市看守所转至提篮桥监狱服刑。监狱方面为迎接“上海首富”到来,事先做出各种特殊安排,包括周的“专职管教”干部选拔;独立于监区建制的设计;在住宿、通讯、接待访客、饮食、就医等方面的优待;服刑期间,监狱方面事先策划为他减刑伪造服刑考绩等。

2006年8月22日,上海提篮桥监狱二监区刑务处严管队教导员俞金宝被查,后以受贿罪、徇私舞弊罪被判刑两年。俞金宝为周正毅减刑写过两百份材料。

据媒体报导,周正毅服刑期间,陈良宇的弟弟陈良军曾多次探视他的“生意搭档”。

提篮桥监狱书记被停职

一名监狱干部说:“照例外来车辆是不能进入的,但陈良军不但可以驾车进出,而且不让例行搜查。普通监狱管理人员无法给予他这种权力。”“所有贸然问及周服刑时反常情况的人,包括中层都被调离。而其时,在提篮桥监狱,有这种权力的人就是党委书记兼监狱长乔利国。”

2007年8月,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副局长乔利国因对周正毅服刑期间司法舞弊系列案件负有责任,遭到停职处分,成为对此案负责的最高层官员。

善恶有报终有时

而乔利国、管理科长李永芳等人,对法轮功学员却一直采取残酷的手段逼迫他们放弃信仰、真理。提篮桥监狱还胁迫被关押人员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洗脑片,还要考试,不及格就不能减刑。 

“有钱能使鬼推磨”,从周正毅在狱中享受的种种特权,可以看出中共的监狱系统黑幕重重,腐败不堪,已经丝毫没有底线。而对于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却残酷迫害,天理难容。善恶有报终有时。
index.html minghui.org mhradio.org minghui_subsites minghui_periodicals falundafa.org tianti_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