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4月,何祚庥在天津一杂志上发表文章,再次诬陷法轮功。天津部分法轮功学员前往教育学院反映实情。
文: 新西兰法轮功学员  

1999年4月25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上访,要求当局释放此前在天津被暴力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同时要求当局允许法轮功书籍合法出版,并给予法轮功修炼者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此次上访事件震惊中外,被国际社会称为“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上访”,成为法轮功学员以和平方式争取信仰自由的历史丰碑,永载史册。

引发“四二五”万人上访的缘起,是天津公安在天津教育学院暴力抓捕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作为天津教育学院事情的亲历者,回忆起当年发生的点点滴滴,一切都恍如昨日,我亲眼见证了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以及邪党蓄意迫害好人的卑劣。

科痞撰文诽谤法轮功

1999年4月11日,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创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以捏造事实、诬蔑、诽谤的伎俩,指名攻击法轮功,丑化法轮功修炼者的形像,诬蔑法轮功创始人。

为了澄清事实真相,4月18日至24日,天津及周边地区的一些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向该杂志编辑部人员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的经历,希望编辑部对此文章做出更正,消除其恶劣影响。

4月21日至23日,连续三天我都去了教育学院。当时,我修炼法轮功才短短一年,但身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从一个患有心脏病、肝硬化的重病患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从一个斤斤计较、患得患失之人,变成一个豁达开朗、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

起初教育学院接待人员听到法轮功学员的反映,才知道了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并非何祚庥污蔑的那样。对于法轮功学员的真诚善良,他们很感动,并承诺尽快更正,挽回影响。

但是4月23日,情况突然变了。有便衣私下悄悄说:上面下来命令了,不允许更正。

殊胜的震撼人心的一幕

4月23日下午,教育学院校方用高音喇叭喊话,要求我们离场,否则后果自负。

我正在静心学法时,就听有人说:“快看那法轮!”我抬起了头,看到天空中的太阳就是一个大法轮,不时的正转反转着,中间的大万字符看得清清楚楚,再低下头发现空气中、地上、墙上、学员的身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法轮。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身边的同修们都竭力压抑着兴奋的心情,没有欢声雷动,只是默默地双手合十,这个场面持续了近半个小时。

现场所有的人们包括警察都被这殊胜的景象震撼了。有些警察窃窃私语:了不得啦!这都是真的!还有的人手指着,嘴里不停地喊着:快看!红的!绿的!蓝的!

警察暴打老人妇女儿童

4月23日晚6时左右,夜幕下的天津教育学院,一时黑云压顶。在时任天津政法委书记的宋平顺坐车离开后,大批的防暴警察气势汹汹冲进来。他们挥舞着警棍喊话,要求学员自动离场,否则以“扰乱公共秩序罪”予以拘捕。在场的法轮功学员稳稳的坐在原处不为所动。

不知是谁开的头,我身边的同修们开始背诵《法轮大法-精進要旨》。开始十几人、几十人、几百人,最后全场上千人一个声音,从“论语”、“博大”、“真修”一路背下去,伟大的佛法撼天动地响彻寰宇。

警察们冲上来挥动警棍强行驱赶学员,稍不顺从就拳打脚踢大打出手,无论年幼年长,无论妇女儿童。面对这样的强权暴力,大法弟子真正做到了大善大忍,在被推搡甚至暴打中还是向他们讲真相劝善。

一位六十多岁头发斑白的老太太被警察们凶狠地推搡、揪打着,她还在耐心讲真相:“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们这些好人,要不是炼了法轮功我早就死了,我有冠心病,是大法救了我……”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微弱,一会儿就昏倒了。

一警察抓着一位女士的头发,用脚踹她的腿,连拉带拽地将她抛上大轿车。一警察用喇叭狠打一个女学员的胸部,该学员疼痛难忍倒在了地上。有的警察将学员打倒在地,用脚用力地踩踏。这时的警察们已经打红了眼,连骂带打,不断地把打倒后的人拖进大轿车。

看到一个警察把一个女孩打哭了,一位年轻男学员走过来对警察说:“你不应该打孩子,她那么小。”话音未落,该警察拽着小伙子的头发就往墙角上撞,顿时小伙子的头血流如注,警察把他也拽进了大轿车。

后来得知共有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央视在报导天津教育学院事件时,天津市公安局长居然撒谎,说天津警察没打人没抓人。

天津当局“建议”去北京

从教育学院被赶出来后,我们一部份同修又到天津市政府前静坐,要求释放被非法抓捕的同修,要求合法的修炼环境。那时已经到了午夜时分。

天津市政府的人告诉法轮功学员,公安部介入了此事,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被逮捕的法轮功学员不会得到释放。他们还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2005年6月8日,前天津“六一零”官员郝凤军在澳洲接受专访时,也证实了这一点。郝凤军说:“教育学院就坐落在和平区,在我们分局管辖范围之内……市政府出面接待了他们,说你们法轮功的事天津市管不了,要找你们就找北京去。”

北京四二五万人和平上访

1999年4月25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位于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上访,表达他们三点诉求:释放被非法抓捕的天津法轮功学员,允许法轮功书籍合法出版及合法的炼功环境。

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重申了国家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并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

天津法轮功学员获释后,随即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们静静离去,整个过程平静祥和,秩序井然。法轮功学员离开后地上无一片纸屑,连警察扔的烟头都被清扫干净。

天津教育学院事件是中共暗中策划的一个阴谋,其目的就是为迫害制造借口。面对中共的邪恶,法轮功学员自始至终实践“真、善、忍”的原则,用和平理性、真诚善良的方式坚持合法炼功、信仰自由的基本权利。从天津教育学院到北京中南海,处处展现出了大法修炼者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