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latest by_year by_month special_issues minghui.org
   

一越南无神论者修大法经历的神奇

绘画:唤众生。作者:黑龙江大法弟子。
文: 越南大法弟子   

我是越南人,2014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此之前,我基本是个无神论者,对宗教与信仰没什么兴趣。

2013年,大学时代的一个朋友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当时我没有马上修炼。一年后,即2014年5月,我邀请大学时最好的几位朋友来我家小聚。我注意到一年前送我《转法轮》书的那位朋友有很大的变化:他看上去很健康,肤色红润,与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他曾经饱受病痛折磨,长期寻医问药和治疗。我立刻有了要炼法轮功的愿望,心想:“如果法轮功这么好,我一定得炼!”这一念一出,我立刻得到了大法的恩赐。

从二十岁开始,我就饱受失眠之苦,有时真觉的死比活着容易。我决定修炼大法的那天,就睡了个好觉。在承受了近三十年可怕的失眠之后,我睡得像个孩子一样。这是一个奇迹,我热切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一开始,由于对法的认识不足,周围也没有老弟子交流,我的个人修炼磕磕碰碰的,犯了很多错误,不得不自己去悟。

在我开始修炼后没几天,我发现喉咙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就担心这可能是肿瘤,因为几十年来我一直患有慢性喉咙痛的毛病,常常求助于强效抗生素。出于担心,我去了医院,但医生说我的嗓子正常。几周后仍然感到脖子上有奇怪的肿块,我又回去做了第二次检查,但医生的说法与第一次一样:“一切正常。”我立刻明白了。师父正在为我净化身体,将困扰我半生的疾病排出体外。

2011年我从专业岗位退休后一直担任导游。这项工作很繁忙,经常要旅行。因为多年来我一直患有多种疾病,如心血管疾病,眩晕症,肾虚导致的夜尿症,手脚冰冷及因旧伤而引起的关节疼痛等等,尽管我已经开始修炼,我没有立即停止服药。

随着心性的提高,我悟到师父在给我消业,我的身体在恢复。我十三岁时,医生就诊断出我的心脏有病,建议我避免劳累,不要干体力活。现在的我一下子就可以快速爬上一千米的山峰。2016年我去中国,在长城攀登一千米时我超过了所有的人。当然,当我到达高台时,我并没有忘记背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同时意识到,师父不仅净化了我的身体,还多次奇迹般地救了我。这里举几个例子。

一次,我带了四十个外国游客到火车站乘火车去南方。由于没有算好时间,又是在高峰时段,送这批游客到火车站的汽车晚了近三十分钟。我极度担忧,因为这么多游客错过火车的后果不堪设想,导游要担全责。我向师父求助,但没抱很大希望,因为这列由北向南行驶的火车只在我们要登火车的车站停留几分钟啊!但是奇迹发生了,当我们進入车站时,看到火车在等着我们的团队呢。我明白是师父帮了我。我催促游客赶紧跳上火车。

另一次在火车上,团里一位游客不小心将一整杯沸水倒在了我的小腹上。这位英国游客非常担心。我让他放心,去洗手间换了衣服,也一直请师父帮助我。几个小时后,烫伤后的肿胀和发红的迹象从我的小腹消失了!那位游客感到很神奇,我就借此机会告诉他和其他游客有关法轮功的奇迹。
 
我现在理解到尽管我们与师父相隔半个地球,但师父的法身一直在我们身边!您的法身知道我们的一念一行,并慈悲地鼓励、点化并提醒着我们。师父的《转法轮》是我寻觅的大法,他是如此珍贵。语言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原标题:越南学员:修炼大法后师父始终保护着我)

前癌末患者 :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文/辽宁大法新学员  

我是辽宁省东部山区的农村妇女。2020年秋收的时候,我感觉干活乏力,日渐消瘦,体重原来是一百八十斤,两个月就减了四十斤。到后来,干脆不能干活了,喘不过气来。丈夫看我突然消瘦的这么厉害,说:“马上过年了,还是去医院看看怎么回事吧。”
 
我就去了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了:真是象天塌了一样——已是肺癌末期!肺叶其它部份支原体感染。医生还说会传染,回家后得跟家人隔离。原来家里都是我做饭,这回丈夫怕传染孙子,他就做起饭来。每天做完饭,还得照顾小孙子,丈夫又累又上火,他也消瘦了。

丈夫对我说:“你去医院治治吧,要不咱这个家怎么活呀!”边说边流泪了。他原本是个非常刚强的人,从没流过眼泪。我去医院接连打了十天的点滴,没有一点效果,还是呼吸困难。医生说再等两个月要做手术,我说:“我不做手术。”丈夫看我这样,他心里明白:做手术就得花几十万元。我们这山沟里,哪来的钱啊?丈夫说:“那你学大法吧!”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弟媳修炼法轮功,我也跟着学了。修炼后,我的荨麻疹好了,以后也没犯过。不长时间,中共就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婆婆家的人怕受牵连,就不让我炼了,也不让我接触其他法轮功学员。弟媳坚持修炼。她给我送来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可丈夫不让我看,把真相资料都藏了起来。

这回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丈夫就想起了法轮功。我找出保存的大法书,打开书,看见师父的法像,我哭了。我跪在地上求师父:“请师父救救我吧!”

我心里念了三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能喘气了!第二天早上,我一咳嗽,吐出了两块饼状的硬东西。我知道一定是师父把我的癌症拿掉了!当天我就开始学法、炼功,以后坚持每天早上四点就起来炼功。

所有不好的症状都消失了,我好了!感恩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严重花粉症不药而愈

举世闻名的日本樱花。
文: 日本大法弟子  

大家可能都知道日本有个叫“花粉症”的病。春天时杉树飞出大量花粉,刺激人的眼睛鼻子喉咙,引起不适。其它植物象桧树、白桦树、猪草、艾草等等也同样会飞出花粉,引起人体的不适。我于1998年来到日本留学,身边几个中国同学来到日本后迅速得了花粉症,基本都是控制不住地打喷嚏\流鼻涕,还有的人嗓子嘶哑,眼睛象兔子一样红并且奇痒无比。我庆幸自己没有事。
 
头疼 花粉症 口罩

2003年2月初的一个周末,我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猛烈头疼,与以往的偏头痛不一样。这里说明一下,我们家是遗传性的偏头痛,我妈妈和我们兄妹三人都有偏头痛,我爸爸没事。我记得从上小学开始就经常头疼,引发恶心呕吐。来到日本后,吃日本的头疼药不管用,要吃从国内带来的那种很便宜的“去痛片”才管用。

但是这次,我加大剂量吃“去痛片”也不管用了。这次的头痛是整个脑袋都在痛,我深刻体会到什么是头疼得象要炸开一样,并且伴随着强烈的恶心,恶心的时候觉得食道嗓子都在颤抖。整整两天时间,我食水未進,昏沉沉有气无力地瘫在床上。

那时我刚刚拿到硕士学位,在日本公司才上了一年班,还有很多梦想没有实现,却得了这种不知道原因的怪病。

头痛稍减轻后,我立刻上网搜索,有些网页上说,花粉症可能引起头痛。联系到当时的季节,我推测自己头痛的原因可能就是花粉症!当即就去买那种能严严实实贴在脸上的防花粉的口罩,从那天开始每天出门都戴着口罩,果然就再没有头痛过。

2004年,進入2月之后,我基本上天天戴口罩。有时忘了戴口罩就会头痛,甚至会呕吐。
 
与花粉症绝了缘 

转眼進入了2005年,那时我的生活工作情感上都遇到难关,每天心里烦闷又消沉。这时我想起了《转法轮》这本书。

第一次知道《转法轮》这本书是1998年6月,当时我二十六岁,为了办留学日本的手续回老家住了几天,发现五十八岁的妈妈健康快乐,跟以前判若两人。她说,现在在炼一种叫法轮功的气功。妈妈每天早上很早就出去炼功,晚上去参加集体学法),每天精力充沛,那个精神劲儿是打我记事以来都不曾见过的。

带着一点好奇,我翻开了《转法轮》。书里讲的东西,的确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让我感到很是新奇,不知不觉花了一天半的时间一口气看完了。书里非常清晰的讲了教人向善的道理。1998年10月我留学来到日本,临行前妈妈把《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一套(三本书是袖珍本,装在一个套子里)和《大圆满法》给我带上,嘱咐我在日本自己学炼法轮功。

我又认真拜读了一遍《转法轮》。读毕,心情开朗了许多。突然有一天我发现,现在不是已经進入2月了吗,按照往年,我早就应该戴上口罩了啊,为什么到现在一直也没有头痛发作呢?我猜测李洪志师父已经在管我了吧,给我清理身体了吧。

就这样,2005年的春天,我没有戴口罩度过来了。从那以后几年,我彻底与花粉症绝了缘。

但有趣的是,2010年2月,花粉症的苗头又出现了。当时我因工作调动,离开了原来所在的大城市,到了一个偏远的小城。跟同修们很久见不到面,集体学法集体炼功都很难参加了,自己一个人放松了修炼。那年春天,花粉症独有的那种头痛那种恶心的感觉又出现了。我立刻警醒,知道是自己放松了修炼。我抓紧学法炼功,马上那种独特的头痛恶心就消失了。从那时到现在又是十一年过去,花粉症再也没有出现过。
index.html minghui.org mhradio.org minghui_subsites minghui_periodicals falundafa.org tianti_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