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世闻名的日本樱花。
文: 日本大法弟子  

大家可能都知道日本有个叫“花粉症”的病。春天时杉树飞出大量花粉,刺激人的眼睛鼻子喉咙,引起不适。其它植物象桧树、白桦树、猪草、艾草等等也同样会飞出花粉,引起人体的不适。我于1998年来到日本留学,身边几个中国同学来到日本后迅速得了花粉症,基本都是控制不住地打喷嚏\流鼻涕,还有的人嗓子嘶哑,眼睛象兔子一样红并且奇痒无比。我庆幸自己没有事。
 
头疼 花粉症 口罩

2003年2月初的一个周末,我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猛烈头疼,与以往的偏头痛不一样。这里说明一下,我们家是遗传性的偏头痛,我妈妈和我们兄妹三人都有偏头痛,我爸爸没事。我记得从上小学开始就经常头疼,引发恶心呕吐。来到日本后,吃日本的头疼药不管用,要吃从国内带来的那种很便宜的“去痛片”才管用。

但是这次,我加大剂量吃“去痛片”也不管用了。这次的头痛是整个脑袋都在痛,我深刻体会到什么是头疼得象要炸开一样,并且伴随着强烈的恶心,恶心的时候觉得食道嗓子都在颤抖。整整两天时间,我食水未進,昏沉沉有气无力地瘫在床上。

那时我刚刚拿到硕士学位,在日本公司才上了一年班,还有很多梦想没有实现,却得了这种不知道原因的怪病。

头痛稍减轻后,我立刻上网搜索,有些网页上说,花粉症可能引起头痛。联系到当时的季节,我推测自己头痛的原因可能就是花粉症!当即就去买那种能严严实实贴在脸上的防花粉的口罩,从那天开始每天出门都戴着口罩,果然就再没有头痛过。

2004年,進入2月之后,我基本上天天戴口罩。有时忘了戴口罩就会头痛,甚至会呕吐。
 
与花粉症绝了缘 

转眼進入了2005年,那时我的生活工作情感上都遇到难关,每天心里烦闷又消沉。这时我想起了《转法轮》这本书。

第一次知道《转法轮》这本书是1998年6月,当时我二十六岁,为了办留学日本的手续回老家住了几天,发现五十八岁的妈妈健康快乐,跟以前判若两人。她说,现在在炼一种叫法轮功的气功。妈妈每天早上很早就出去炼功,晚上去参加集体学法),每天精力充沛,那个精神劲儿是打我记事以来都不曾见过的。

带着一点好奇,我翻开了《转法轮》。书里讲的东西,的确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让我感到很是新奇,不知不觉花了一天半的时间一口气看完了。书里非常清晰的讲了教人向善的道理。1998年10月我留学来到日本,临行前妈妈把《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一套(三本书是袖珍本,装在一个套子里)和《大圆满法》给我带上,嘱咐我在日本自己学炼法轮功。

我又认真拜读了一遍《转法轮》。读毕,心情开朗了许多。突然有一天我发现,现在不是已经進入2月了吗,按照往年,我早就应该戴上口罩了啊,为什么到现在一直也没有头痛发作呢?我猜测李洪志师父已经在管我了吧,给我清理身体了吧。

就这样,2005年的春天,我没有戴口罩度过来了。从那以后几年,我彻底与花粉症绝了缘。

但有趣的是,2010年2月,花粉症的苗头又出现了。当时我因工作调动,离开了原来所在的大城市,到了一个偏远的小城。跟同修们很久见不到面,集体学法集体炼功都很难参加了,自己一个人放松了修炼。那年春天,花粉症独有的那种头痛那种恶心的感觉又出现了。我立刻警醒,知道是自己放松了修炼。我抓紧学法炼功,马上那种独特的头痛恶心就消失了。从那时到现在又是十一年过去,花粉症再也没有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