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latest by_year by_month special_issues minghui.org
   

一个中共副书记临终前的忏悔

文: 刘秀凤 (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回想起我的前夫刘君(曾用名刘军),他生前迫害法轮功而造下的罪业,他临终前的忏悔,仍然是历历在目,发人深省……

我和刘君原是结发夫妻,他是河北省涞水县永阳镇党委副书记,我在镇司法所工作。 1996年初,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个月内,胃病、神经衰弱、做噩梦、肾结核、尿毒症、肺结核、脑炎后遗症等十几种病全都好了,体重由七十多斤增加到一百零五斤。

参与迫害 福禄泡汤

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大法,那时刘君任永阳镇邪党党委副书记。因我不放弃大法修炼,为了“转化”我,作为丈夫的刘君,听命于县乡两级政府机关和政法委、“六一零”的指使,常常对我大打出手,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脸上、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他还用离婚要挟我,镇党委政府以开除我工作要挟我。

2001年3月,就在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刘君和我离了婚,我还没出看守所,没拿到离婚证书,刘君就再婚。

当时,一位亲戚找到我母亲,说他的一个同学在三坡镇任书记,想找一个有魄力的镇长帮他,亲戚想介绍刘君去当镇长。当亲戚听说刘君已与我离婚,生气地说:这不是落井下石吗?这个线我不牵了。

退休前,刘君只是涞阳社区副主任,等于是降了职。

参与迫害的铁证

2001年3月,刘君再婚后不久,得了脑血栓,留下了后遗症,走路一瘸一瘸的,脸浮肿得走了形。2014年初,刘君又与再婚的妻子离婚。

2015年7月,刘君再次严重脑出血,出血量超过脑中枢线。在涞水县医院,医生在他头上凿了个洞,把瘀血抽了出来。医生说这种情况的最终结果,一个是生存期很短,也许几个月或一年半载;一个是成为植物人。我儿子找到我,让我照顾他父亲。

我在照顾刘君期间,给他整理书籍时,偶然发现一张中共河北省涞水县委员会,曾给时任永阳镇党委副书记的刘君颁发的“荣誉证书”,内容是:刘君在2000年度“解决和处理法轮功问题工作”中成绩“显著”,2001年3月被评为“先进个人”。

刘君得到“荣誉证书”的时间,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疯狂的时期,也正是他和我离婚的时期。

那时刘君曾经往死里打我,逼我放弃法轮大法修炼,逼迫我和他离婚。刘君也参与了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

这张“荣誉证书”既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铁证,也等于同时给刘君这个生命下了一份“死刑判决书”。在他的影响下,原永阳镇派出所所长也和修炼法轮功的妻子离了婚。

刘君的忏悔

2015年7月,刘君再次严重脑出血,彻底瘫痪在床了。他总是自言自语地说:“共产党骗了我,我上了共产党的当了。”

由于他脑血管不断渗血,他不断地严重抽搐,身体逐渐萎缩,一只手象面条一样软,不能拿东西,另一只手严重收缩,攥成拳头,再也伸不直了。

他非常后悔地说:“我这都是报应啊!我骂过李老师,骂过大法,烧过大法书、毁坏过李老师的法像、讲法录音带、录像带。我还往死里打你。”

在悔恨中走完余生

由于刘君的罪业太大,他的身体状况不断恶化。他的脑血管不断地出血,每出一次血,他就往死里抽搐。一次抽得最厉害的时候,他的上下牙死死地咬住了舌头,把舌头都咬出了血。

后来刘君抽得越来越频繁,他感到了生命的危机。他总是说:“你别离开我,你别离开我,我好象随时要死去。”我安慰他说:“我不离开你,我时刻都在你身边,你会好起来的。”

随着刘君身体的恶化,他的神志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身体瘦得象个木乃伊。他一阵阵凄惨地叫喊:“哎哟,他们把我捆起来打我,我好疼啊!你快拉开他们哪!快着,救救我呀!”我说:“谁打你呀?”他说:“两个穿着黑衣裳的人,拿着棍子打我呢!”

刘君临终前大声喊着:“妈妈!妈妈!你接我来啦?!”他昼夜不停喊了三天三夜的“妈妈!”直到嗓子喊哑了。医生说,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

2017年9月的一天早上,象往常一样,我把因脑出血瘫痪三年多的刘君扶起来,准备喂他饭。我开玩笑的跟他说:“小策(我们的儿子)这两天也没回来看你,等他回来,咱们打他一顿。”他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点了一下头。瞬间,刘君眼睛一闭,整个干枯黄灰的脸象帷幕一样“唰”的落了下来,也就是一秒钟。我使劲地喊他:“刘君!刘君!”可是,他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他就这样匆匆地走了。逝年六十五岁。

善恶有报 警示世人

刘君,这个为共产邪党卖命,想通过迫害法轮功从而得到升迁,却反被欺骗,背着一身的罪业、怀着悔恨和遗憾走完了他的余生。如果刘君不被邪党欺骗、逼迫,不迫害法轮功、不迫害我,他就不会落到如此悲惨的下场。

好在刘君生前忏悔了,退了党,起诉了江魔头,消去了很多罪业。刘君死后,身体很绵软,不象生前那样僵硬。

当我看到那些因迫害法轮功的人将面临的悲惨下场时,慈悲心促使我把刘君生前因迫害法轮功而遭到的凄惨下场写出来,希望能使人们从中吸取教训,早日醒悟。

大陆民众听完真相后怎么说

文: 梅归 (辽宁大法弟子)   

我在讲真相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世人觉醒的故事,非常感人。我将这些故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七旬老人:我跑给你看
 
一天,我在菜市场遇到一位七十岁的老人,我给他讲真相,并送给他真相护身符。这时,他从兜里掏出一张护身符,高兴地对我说:“我现在天天念这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身体越来越好了,这个真神奇呀!我记忆力也好了。我的身体恢复得象年轻人一样,你不信吗?我跑给你看看。”他快速地围着我跑了一圈,又给我背了好几首古诗。

有一次,我送给一位八十岁的老大爷一本真相小册子,他接过去,说:“这本得多少钱啊?”我说:“不要钱。”我给他讲了真相,他听完后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还说:“我才不怕呢!到市政府我也这么喊。”

我给另一位八十岁的大爷讲真相。他听明白后握着我的手,高兴地说:“这个社会呀,象你们这样的人太少了。你们是真心为别人好啊,你们太好了。”

“我就用真名退” 

一次,我在大集上给一个卖货的男子讲真相,他听明白后,象亲人似地对我说:“我有个同学也是炼法轮功的,他这人可真好啊!被迫害好长时间了,现在也没回来。”我问他:“你可以用真名三退吗?”他说:“行,我就用真名退。”他还告诉了我他的工作单位。
 
2017年底的一天,我在菜市场发真相台历。过来了七、八个人,争先恐后地向我要台历。我说:“你们都三退过没有?没三退的取完台历,都来报名(三退),你们都入过啥?”这几个人争先恐后地喊:“我叫某某,我入过团。”“我叫某某,入过队”等等。

民众盼解体共产党

有一次,我与一名男子讲共产党是怎样迫害法轮功的,并送给他《九评共产党》。他小声地跟我说:“我有个亲戚是个大学生,八九年六四期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军人给打死了,现在官司还没打赢,你得注意安全哪!”

在讲真相中,我还碰到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他非常认可法轮大法,对我说:“求求你们法轮功吧,快点儿把共产党推翻吧。”我笑着对他说:“共产党坏事做多了,人不治天治,灭亡是迟早的事。”

4.25北京万人和平上访为了啥

1999年4.25万人上访现场图片。
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位于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要求当局释放被天津警察暴力抓捕的45名法轮功学员,并允许合法出版法轮功书籍。

最理性平和最圆满上访 

在时任国务院总理关注下,4.25万人上访当天和平落幕。国际社会称之为“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上访。”

但是两个月以后,中共江泽民集团秋后算账,全面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并造谣说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实际上,4.25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非常平和,他们没有口号,没有标语,只是静静地依法集体到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而该办公室在中南海附近。

4.25上访的深层原因

4.25上访的导火线是天津警察非法抓人, 深层原因则是多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

早在1996年,中宣部禁止出版法轮功书籍。紧接着,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授意公安部,多次发出通知在全国对法轮功進行秘密调查,欲网罗罪证取缔法轮功,各地都发生了公安强行驱散炼功群众、非法抄家、拘禁等严重干扰法轮功学员正常修炼的事件。 

4.25北京万人上访是法轮功学员在中共迫害升级的情况下,不得已采取的合理合法的反迫害举动。
index.html minghui.org mhradio.org minghui_subsites minghui_periodicals falundafa.org tianti_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