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latest by_year by_month special_issues minghui.org
   

三峡工程的出笼与中共的祸国

2020年夏中国南方暴雨成灾,110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11省受灾。
2020年6月27日,湖北宜昌市遭遇洪水袭击,整城一片汪洋大海。现场网络视频显示城区水位竟然淹没过轿车车顶。据港媒《东方日报》6月25日报道,中共国家及长江防洪防汛总指挥部近日已下令三峡紧急往葛洲坝泄洪,以防三峡大坝崩溃。宜昌位于三峡下游,因此,外界纷纷质疑中共偷偷泄洪,导致了宜昌的巨大水患。

也就是说,宜昌水灾,似是天灾,实为人祸。这就不得不提及,中共党魁江泽民当政期间强行上马的长江三峡工程。这项工程,半个世纪以来曾备受争议,是遭到中国顶级水利水电专家极力反对的人祸工程。

一、水利专家黄万里指出“三峡高坝祸国殃民”

黄万里为黄炎培之子,1957年被中共打成右派。1937年,从美国归国后,他曾对长江上游进行考察,考察后他得出结论,长江上游的卵石年移动量不少于一亿公吨,三峡大坝建成后会把好田毁掉,长江在四川的四分之一流域将沦为泽国,生态面貌完全改变,航运也会遭到破坏。

因此,黄万里不断上书中共,著文《长江三峡高坝永不可修的原由简释》。80年代,黄万里曾在市政协会上正式提出反对修建三峡的报告提案:“三峡高坝祸国殃民,请决策停修。”

然而,因坚持直言上书反对三峡工程,黄万里在清华大学很受排挤。2019年7月,其女黄肖路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父亲黄万里曾经给中共中央领导写过6封信。黄万里说,给中共领导人讲半小时的课就能让他们明白利害关系,但中共从来没有给过这个机会。

黄万里更指出反对建三峡大坝的主要原因是:“自然地理环境中河床演变的问题,和经济价值中所存在的客观条件,不允许一个尊重科学民主的政府举办一个祸国殃民的工程。”

黄万里并预言如果大坝被建,终将会被炸掉。

如今,黄万里曾预言的三峡大坝将带来气候异常、地震频发、生态恶化、水患严重等12种灾难性后果,已经应验了11项。最后一项“终将会被炸掉”也恐将为期不远。

二、江泽民上马,三峡工程作为政治交易

人们都知道,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1999年7月,中共和江泽民狼狈为奸,对拥有亿万修炼者的法轮大法发动了惨无人道的迫害,至今还在持续。21年的迫害中,数十万人被非法投进监狱和劳教所,无数家庭被摧毁,还发生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行——国家性的有组织的活摘大法弟子人体器官牟取暴利。为了绑架民众仇恨法轮功,不惜制造天安门自焚骗局。江泽民在位期间,中共的政治生态和司法环境处于有史以来的最低点。

江泽民制造的另一场巨大人祸就是三峡工程的上马。

江泽民是1989年踏着“六四”学生鲜血上台的,到了北京之后,为了稳固权力,力推三峡工程。期间不顾黄万里和李锐的上书反对,威胁二人闭嘴。

三峡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在其《三峡工程三十六计》一书中揭示,三峡工程建设是江泽民上台后与李鹏之间的一笔政治交易。“江泽民89年‘六四’之前,三峡是什么东西也许他还不清楚。但是89年‘六四’一过以后,他第一个在国内视察的就是三峡工程,他到那里去表态支持三峡工程。”

据其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回忆,1992年,江泽民指示七届人大强行通过上马三峡的议案,表决结果出来后,李锐在住所后面的一条非常窄的夹道里徘徊,感叹“怎么得了,怎么得了……”1996年,三峡已上马一年,李锐仍通过朱镕基上书江泽民,希望能够停工,江泽民威胁李锐,要他“照顾大局,以后不要再提反对的意见了”。李锐去世后,中共抄走了他北京家中书房里的所有书籍和文稿。

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揭示:“在全国人大(1992年全国人大七届五次会议)投票之前,中央政治局开会的时候,害怕有过半数的代表不支持三峡工程决策。然后江泽民就去全国人大召开党员代表大会,用党的纪律要求党员人大代表都投票支持。所以最后投票比例和党员在人大代表当中的比例基本上是一致的。”人大七届五次会议,以67%的赞成票通过了长江三峡工程上马的决议,成为中共人大有史以来最低的赞成率。

胁迫全体党员支持三峡上马,这和江泽民后来迫害法轮功的手法如出一辙。当时七个政治局常委中有六个反对迫害法轮功,江泽民暴跳如雷,以不迫害就会“亡党亡国”为理由,强行让迫害政策通过。

三、三峡工程成为江泽民集团的圈钱工具

2012年4月,大陆财经网发文《安邦咨询:三峡工程正在成为一个无底洞》,称三峡工程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超级工程之一。它不仅投资巨大,而且遗留的问题众多。

王维洛博士在另一篇文章《三峡集团的反扑——夸大效益,不谈损失》中提及,三峡工程投资中的1800亿元是老百姓缴纳的三峡基金。但百姓至今本息全无,中共根本没有兑现承诺。2014年5月,更有陆媒报导,自1994年三峡工程始建20多年来,全国人民累计交给三峡工程的钱逾5000亿元人民币,但百姓连用电方面的便利都没有享受的到。不仅如此,大旱、高温、洪水、地震等灾祸年年频发。

2013年6月,中共审计署公布,长江三峡大坝工程共被查出76起违法和经济犯罪案件,涉案人数达113人,违规金额达人民币34.45亿元。有消息人士爆料说:三峡集团的巨额资金被挪用去开发房地产,圈来的钱大部分都流向了江泽民集团。

中共巡视组和审计署也承认三峡工程已经沦为私人定制的牟利机器,侵占国有资产、垄断公共资源、贪污腐败,几乎到达失控的地步。

从2019年至今仍在蔓延的武汉肺炎疫情,到香港的反港版国安法抗共暴运动,到美国对中共高官的制裁法案和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追责,天灭中共的节奏越来越快。还在为中共站台、做中共帮凶的人们,如不悔改,余日不多。被中共欺骗和迷惑的人们,应抓紧上天给予人类的最后的机会,认清中共,从内心抛弃它,获得新生,迎来未来。

拙劣的谎言——天安门“自焚”骗局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在天安门炮制了一出自焚的假戏,用来栽赃法轮功。在央视播放的录像中,多处破绽非常明显。

塑料瓶子烧不破?

自焚者之一的王进东,是第一个点火的,电视画面中的他浑身烧的黑炭似的,可是他两腿间用来盛汽油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有人专门做个实验,雪碧瓶装上汽油,点燃后,五秒钟瓶子开始变软,七秒钟收缩变形,十秒钟缩成一小疙瘩并燃烧。可王进东两腿间的雪碧瓶不但完好无损,连色都未变,绿莹莹的,煞是醒目。这怎么解释?

刘春玲是被打死的

中共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还专门在现场打死了一个自焚者,这个被打死的人就是刘春玲。慢动作画面显示,刘春玲身上的火已经被扑灭。在一片烟雾当中,一名穿大衣的男子用一条状形的物体照着刘春玲的后脑就是一下,刘春玲本能地捂着后脑倒地身亡。虽说这个画面只有短暂的几秒,可是镜头一放慢,仍然捕捉到了凶手击打后来不及扭头逃走的身影。中共制造死人事件,就是为了栽赃法轮功,挑起民众的仇恨情绪。

气管切开怎么能唱歌?

央视在报道其所炮制的这出假戏时,还特别采访了十二岁的“自焚者”,一个叫刘思影的小女孩。电视中首先采访了大夫,说了她的烧伤情况,大夫说因为有吸入性烧伤,所以刘思影做了气管切开手术。可是刘思影接受采访说话清脆,甚至还唱了一首歌。海外医生揭秘:气管切开是不能说话,更不能唱歌的,因为气管在喉咙下方,气管切开后,人的呼吸都不再走咽喉了,没有气流的冲击,嗓子怎么发声?另外,刘思影属于大面积重度烧伤,按医学常识,这样的病人要严格消毒隔离。可是为何电视画面中央视记者不穿隔离衣、不戴隔离帽,还把最容易携带病菌的话筒径直伸向孩子?可见整个都是一场假戏。
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自焚假戏画面:所谓的“自焚者”王进东点火自焚后,两腿间盛着汽油的绿色雪碧瓶却完好无损,身后的警察等待王喊完奇怪的口号后才把灭火毯盖在王的头上。自焚本应是突发事件,央视却能拍到近镜头并录下喊口号的声音。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1:在灭火器喷射的同时,一只手臂抡了起来,猛击刘春玲的头部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4: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击的方位,仍然保持着一秒钟前用力打击的姿势

思考与判断

获奖影片《伪火》海报

●法轮功书籍中明确指出杀生和自杀都是有罪的,真正的修炼人绝不会杀生或自杀、自焚的。所有的法轮功书籍和音像资料都可以从互联网上免费下载。海外也有很多关于法轮功的正面报道。然而中共在迫害伊始就大量销毁法轮功的书籍,并在互联网上封锁一切关于法轮功的正面信息,把和法轮功有关的词汇都设成敏感词,就是害怕人们了解事实真相。

●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声明说:从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面对铁证如山的事实,会议上的中共代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2003年11月8日,由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揭露“天安门自焚”真相的纪录片《伪火》(《False Fire》)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中共报道的一些自杀、杀人怪事,迫害之前从未有过,为何迫害后这类坏事突然在媒体上层出不穷?为何在国外炼法轮功高度自由的情况下,却从未出现类似怪事呢? 

index.html minghui.org mhradio.org minghui_subsites minghui_periodicals falundafa.org tianti_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