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来稿)2015年11月的一天下午,天很冷。我出门去办事,沿着马路走到桥头西边的大坝花园,看见一群人围了一圈。我好奇地拨开人群往里看,只见地上有一只鞋,便问旁边的人:“出什么事了?"“抓了一个法轮功(弟子),往西走了。”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到两个警察夹着一位男子往前走。

我多次听过法轮功真相,明白怎么回事了,于是捡起地上的那只鞋子就往西赶。人群中有人喊:“那是法轮功(弟子)的!”我回头说:“法轮功咋的啦?”又听到有人说:“说不定她也是个法轮功(弟子)呢!”

我八十岁了,不能快跑,只好边走边喊:“等一等!警察,等一等!”

他们终于听到了,转过身来看到我,就停下来了。我走到跟前,看着两个警察,指着那个戴着手铐的人说:“这么冷的天,冰天雪地的,他光着脚走,要是把脚冻坏了,可是一辈子的事啊!”

两个警察一言不发,表情冷若冰霜。我把鞋递给那个男人,他双手被铐,只好坐在地上,慢慢把鞋套在左脚上。他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慈悲的目光中包含着感激。我看他五十多岁的样子,和我孩子的年纪相当,相貌端正。还没等他说话,两个警察拽着他走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鼻子一酸,自言自语地说:“做好人被抓,这是什么世道啊!孩子,我只能做到这些了……”